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第六十七章 百年旧事

2019-09-26 03:31:07 来源: 衡水信息港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第六十七章 百年旧事

“对不起,本来把你从暗黑位面带出来,是想给你一个正常生活的环境,希望就此可以让你快快乐乐的成长,没想到这才刚过了几个月,就让你见了两场杀戮。”

此刻的赵昊倚坐在沙发上,怀抱着墨玉,身前一堆篝火慢慢燃烧。

黄晓鱼这丫头则依旧睡在旁边,睡在一张厚厚的床垫子上,身上盖着薄被,小嘴正一张一合的打着小呼噜。

“没有啊,玉儿现在觉得很幸福,自从跟了哥哥之后,玉儿真的很幸福,每天都可以见到蓝天,有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身上,身边还有很多小动物。

玉儿现在可以做很多之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见到很多美丽的地方和善良的人们,要是把这些经历告诉妹妹和爸爸妈妈的话,他们不知道会有多羡慕我呢!

重要的是,跟着哥哥玉儿不仅能见识到这么多神奇美好的事情,更能练武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说着,墨玉这丫头那原本紧紧依偎在赵昊身上的身子再次往里挤了挤,一双玉臂更是直接攀上了他的脖子,神色有些怯生生的,欢喜的直视着上方男子的双眼,认真的道:“跟着哥哥,玉儿很幸福!”

“傻丫头~”

月牙弯弯,清风吹拂,一堆篝火在这古老的山岗上忽明忽暗。

周围的地方虽然依旧黑暗,但却天籁成音,树梢上的鸟儿和夏虫的鸣叫都在此刻化成了甜美的音符。

赵昊在刚刚经历过一场杀戮之后,此刻却因怀中玉儿的话而感到无所畏惧。

..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第六十七章 百年旧事

....

清晨,一层淡淡的薄雾笼罩着整片山岗,氤氲之中,四周围碧树成荫,山花烂漫。

诗仙有云,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

何谓先闪?

原本赵昊还以为这是那位大诗人夸张了,但当他此刻沐浴在这晨风细雾,瞻仰着身前那片飘渺无垠的高大山川之际,心中却又是不自觉的生出一种认同感来。

他此刻心无旁骛,手中拳剑双出,劲风阵阵,其势优美而震慑人心,人影辗转腾挪,衣带飘散,宛若天上之仙。

一****日在天边缓缓升起,辉煌而温暖。

也不知是哪家的雄鸡在鸣晓,透过那薄雾的笼罩,悠悠传来。

身旁两个丫头此时也已从沉睡中苏醒,眼见这四周围的美景,竟也不禁沉浸其中,半晌过后,亦是将手中长剑随微风而舞,沐晨曦而鸣。

在不知不觉间两个时辰过去了,出了一身香汗的二女躲到一边洗漱去了,而提早一步完成了晨练的赵昊,则是在为她们做早饭。

一大锅香气四溢的肉粥正在苏醒,满含沸气的气泡在粥中炸裂,三个大大的,没剥皮的鹅蛋正在其中翻滚。

提着热水,往一件精美的茶壶里缓缓注入,几片碧绿的茶叶正在其中慢慢伸展着身子。

这是赵昊三人当初在离开FJ省的时候,途径路过武夷山,当时的某人也是经由此地,联想到了那后世里那赫赫有名的几棵大红袍母株。

虽说关于这武夷山大红袍的早记载,是在明末清初之际,距离现在明中叶成化年间还有好一段时日,但大红袍虽然成名在那时,其茶株却真不一定也是在那是才种上的。

于是乎,怀着这样一种侥幸的心思,赵昊便带着二女攀登而上,很快便到达了那几株母树生长的地方,那六株茶树赫然便已在其上。

这时候在旁边座立而建的,还不是后世那名闻已久的天心禅寺,其中修行着的是几位名不见经传的道家隐士,此地亦名为山心庵。

所谓庵,一则名为小庙,尼姑修行之所的意思,另外在古代文人墨客的书斋,道家隐世而居的别院等等,也可以被称为庵,并不是被那帮和尚所独有,用在这里则被为道观。

进入这家小道观之后,赵昊跟人家主人打了声招呼,又捐了点修缮此地的费用之后,他很轻易的便如愿了......

不仅得到了那几株大红袍母树的根植小苗,还直接花巨资从那道观里收了一批今年人家新炒制的茶叶,如今正在被他泡着的,就是那些成品的大红袍茶叶~

“这可是当年老爹想要拿钱买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呀,如今却被我当成了早饭之后的漱口茶,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在天之灵,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会不会直接从天上飞下来揍我~嘿嘿!”

如今那几株从武夷山上分下来的大红袍茶树,已经被赵昊这厮种进了系统空间里,在那充裕灵气的供应之下,短短的数月之内,已是抽新枝,长新芽,蓬勃的生长起来。

不仅如此,他这一路行程上,从东向西,由南往北,再到现在的下西南的过程中,所过之地,但凡是那些后世产茶的地方,差不多也都被赵昊驻足过了。

不管是龙井,毛峰,还是云雾,雪芽,统统都被他偷着从原产地挖了不少,种进了空间里。

料想等这次回到了现实世界之后,各种新茶即会源源不绝的从系统中产出,不过赵昊倒也没有生过拿这些茶去卖的念头。

毕竟钱对他来说并不算重要,好东西自家留着就够了,多也就是拿出来送送礼什么的,再说赚钱的法子赵昊可有的是呢。

......

吃完了早饭,稍微休整了一番后,三人便继续踏上了行程,一路上慢慢悠悠的前行,欣赏路途的美景,直到中午时分,才来到了当年名镇武林的峨眉派旧地。

可惜当年的那个门派已经在不可抗拒的威力之下,化为了一片废墟。

百年时间匆匆而过,此时剩下在此地的,只有一片残垣断壁,偶尔有几座孤落落的房屋尚存,却也是一副衰败残缺的样子,在这山巅之上日日经受那风吹日晒,随时都有可能塌下。

倒是在这峨眉派的旧址旁边,一座庙宇竟不知何时已经兴建而起,看的赵昊不禁是眉头一皱。

远远望去,只见那片庙宇之内林木森森,屋舍俨然,宫殿四立。

那殿顶之上似是专门添置了琉璃瓦,待那空中的日头照下,隐隐还有金光反射,与那名镇江湖的峨眉金顶,倒也是相映成趣。

而更加有趣的是,此刻那庙宇之前的山门上,一块大匾正高悬其上,金光寺三个烫金大字被雕琢在那里。

“金~光~寺?那不是YN那边的一个寺庙吗,怎么跑峨眉山上来了,莫非是重名了?而且~看这样子,这座庙少说也得兴建了几十年了吧?

看那寺院门口人来人往的模样,挑夫车土一担一担的往外运,似乎是在动建什么工程吧?在这巍峨的峨眉顶上动工程,呵呵,不愧是寺庙啊,那群和尚还真有钱。”朝着那边瞄了一眼之后,他便有些不屑的摇了摇头,继续将目光望向了这边的废墟之上。

根据~当日赵昊在那青城掌门余沧海身上得到的信息显示,峨眉派在百年前,似乎因为触犯了某些官家的忌讳,出现了严重违纪的情况,以至于直接引来了大明朝的兵锋来犯。

当初明朝初立,军队之内可谓藏龙卧虎,兵锋之盛,显然不是一个江湖门派可以抵挡的,即便靠着这峨眉山天险,派中又有高手众多,但终也还是难以逃过被剿灭的厄运。

不过,据悉当年峨眉派其实在官兵来犯之前,就已经从山外一些蛛丝马迹中,提前分析得到了一些消息,虽然不太确定,但也还是将不少弟子转移到了别处。

而那些留下来抵抗军队入侵的,也大都是一些不太愿意离开峨眉,誓与门派共存亡的忠义之士,其中就包括了当时峨眉的掌门,以及一大批门中的前辈。

青城派余沧海的手里,之所以会有九阴真经上的绝学摧心掌,以及那蛇行狸翻术,也是因为在百年之前的那场战斗的缘故。

据悉,当年在得知朝廷的兵锋袭来的时候,当地的诸多武林门派纷纷避退,不愿在那时为官方留下什么口舌。

而也就在那个时候,唯有离得此地近的青城派反其道而行,他们自是不敢帮助峨眉派抵御冰封,也从来没有过这种英勇就义的觉悟,不过雪中送炭虽然不行,落井下石他们却玩的很是顺手。

要知道同为川蜀之地的门派,峨眉与青城,其实在很多时候都是相互对立的,在一些利益的分割上也存在着诸多矛盾。

当这种灭门之危来临的时候,倾城派的那一任掌门,也是自觉运筹帷幄,掌握了先机,于是便自己亲自带队,并派出了门中相当一群前辈高人,趁着那兵荒马乱之际,跑出来趁火打劫。

他们自然不可能在去攻打人家峨眉派的山门,那是人家军队该干的事情,那些峨眉派提前转移出去的弟子,才是他们此行的目标。

在几经对立,又以暗中施展了卑劣的手段之后,他们终于是将那些被峨眉派提前转移走的弟子囚禁起来。

经过一番严刑拷打,有的峨眉弟子宁死不屈,自行了断,有的则抵不住痛苦的折磨,终将自家掌握的一些绝学道出,不过在,那些人也依旧没有逃过被灭口的下场。

当然,峨眉派在当时毕竟是江湖上的大派,即使那只是些门中的弟子,但其一身的武艺却也十分高强。

况且能被人家峨眉提前转移出来,身负着将来再次复兴门派的弟子,少说也都是得了精妙传承的精英弟子,本身战斗力也是非同凡响。

当他们在与青城派那众多拦路的高手生死搏杀之际,虽然因寡不敌众,身入陷阱,终没有逃脱那被灭被俘的厄运,但那青城派却也是因此而损失惨重。

不少门中的前辈高人们就此陨落,甚至于,有些门中的绝学,比如青字九打的精妙暗器功夫,城字十八破等从祖上残余下来的功夫也就此彻底失传。

而终在损失了这么多的门中弟子与老一辈高手之后,青城派却也没有落下多少好处,那传说中的九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掌根本不见其影。

仅是得到手的那两门九阴真经上的武功,但在自家绝学神功失传的面前,这两样功夫也是显得那样的暗淡无光。

除此之外,他们甚至连峨眉派的内功心法,以及一些在江湖上名传已久的的武学,比如飘雪穿云掌,截手九式,四象掌法,灭剑,绝剑,还有那峨眉九阳功等等,都未曾得到手。

可以说,百年前的那一次的突袭之战,在战略上虽然十分看似不错,但那收官的结果,却是实实在在的叫青城派吃了一次大亏,偷鸡不成蚀把米就是青城派的写照。

当然,在经此事件之后,峨眉派在江湖上也算是真正的灭亡了,连一点门派复兴的种子都灭在了青城的算计之下,以至于赵昊这个旁观者都不禁在心中感叹着。

抚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抚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抚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抚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抚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