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岁男童疑遭生父同居女友虐待生命垂危

2019-05-22 08:42:53 来源: 衡水信息港

2岁男童疑遭生父同居女友虐待生命垂危

■男童腿上的疤痕触目惊心。

21岁的田某被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逮捕,男童能否醒来还是未知数

统筹:新快报 陈海生来源:南方电视台《今日一线》

采写:新快报 李斯璐 陈海生 叶毅贤 林驰胜 实习生 陈慧敏 朱烁然

摄影:新快报 王飞

“躺在病床上的小航十分虚弱,呼吸十分急促,用嘴巴不断喘着气,嘴里也连续冒出泡泡。

医生发现小航身上有多处新旧伤痕,手部、面部有很多淤痕,有新的也有旧的,也有陈旧性的抓痕。”

2岁半的男童小航躺在广州珠江医院儿科重症监护室里,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这名不幸的孩子疑遭“后母”虐待,身上多处受伤,而致命的伤在脑部。医生说,他能否醒来还是个未知数。昨天,从东莞市清溪公安分局了解到,“后母”田某目前已被公安部门以涉嫌故意伤害罪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伤痕累累致命在脑部

昨日下午4时许,新快报来到珠江医院PICU探望小航。躺在病床上的小航显得十分虚弱,目前仍处于深度昏迷当中。他呼吸得十分急促,用嘴巴不断喘着气,嘴里也连续冒出泡泡。主治医生、珠江医院儿科副主任陶少华告诉,小航嘴里可能有痰堵塞,导致其呼吸不畅。

陶少华介绍,上个月28日小航从东莞市人民医院转至珠江医院。送进医院时,小航已陷入昏迷状态,全身反复抽搐,两边瞳孔不等大,且有脑水肿现象,陶少华说,这些症状都可能由脑部缺血、缺氧所致。

同时,医生也发现小航身上有多处新旧伤痕,“手部、面部有很多淤痕,有新的也有旧的,也有陈旧性的抓痕。而且我们也发现小孩左股骨骨折。”虽然身上有多处伤,但陶少华告诉,小航致命的伤在脑部。入院当天,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书。

大腿上大片疤痕触目惊心

昨天下午,虽然脸上的淤痕已逐渐散去,但小航左眼下方仍有明显的淤青,且全身多处伤痕,双脚脚踝处也涂上了红药水,而他左大腿上的大片疤痕,也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陶少华说,1月4日,医生给小航复查CT后,得出小航“不排除中毒”的结论。但发现时距离事发多日,要检查是否中毒已经较为困难,“刚开始想都没想到可能是中毒,现在时间长了,小孩可以自行排便,估计毒素也排光了”。

虽然在珠江医院治疗已近10日,但小航的病情依旧没有进展。“目前没有特别的治疗方案,只能防止他再抽筋。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如果不能醒来可能会成为植物人。”陶少华忧心忡忡地说,如果小航有机会醒来,也不知道脑部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这个任何人也无法预言。”

孩子说是“那个妈妈打的”

据了解,小航的亲生父母都是四川人,几年前一同来东莞打工,随后一起生活多年但一直没正式结婚,而且还生下了小航。但去年,小航的生母阿玲(化名)发现丈夫阿忠(化名)有外遇,于是两人便分了手。之后,阿玲继续外出打工,把一岁半的小航交给阿忠及其同居女友田某,并认田某为妈。

去年11月10日半夜,阿玲接到阿忠托朋友传话,称小航骨折住院没钱治疗。阿玲称自己得打工攒钱给孩子治病,请不起保姆。所以,上月8日小航骨折出院后,她跟阿忠商量请暂时没工作的田某搬去同住照顾孩子。

去年12月25日,阿玲下班回到家发现儿子额头有淤伤。“我以为是他自己摔的,但孩子说是‘那个妈妈打的’。可田某则说是他自己用玩具砸伤的。”阿玲说。没想到,两天后,孩子突然陷入了昏迷。考虑到孩子身上的伤不可能是自己摔的。本月1日,阿玲报警之后,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从来没引起她怀疑的田某被东莞警方带走了。

【说法】

生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生父称也许不是故意的

据了解,田某是西北人,今年只有21岁,之前跟阿忠在同一个厂打工认识的。田某家里女孩子多,自小是外婆带大的,可能缺乏父母的爱,人有点孤僻,有时她父母打来,她都不愿意接。阿忠和田某一起生活了将近一年,平时阿忠在家,田某对他和孩子一直“还好”。这半年多来,她天天给孩子喂饭、洗澡,“有时孩子不听话也会打一下吓唬他。”阿忠说,事发时他没在场,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她不是故意的,但这就是命!”“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阿玲说,她平时看见田某对孩子照顾得很好。特别是在孩子骨折治疗期间。为了感谢田某,好多年没添过新衣的阿玲还省吃俭用拿出钱来给她买新衣服。

阿玲说,她对田某好,是希望能以行动打动田某,让她以后对小航好点。所以,阿玲称自己宁愿将田某往好处想,从没怀疑过她会下重手打孩子。小航再三告诉她说额头的淤伤是“那个妈妈打的”,她并没有当真,以为只是点小淤伤不碍事,“现在想起来真后悔。”

【走访】

房东称旧伤愈后又见新伤

昨日,辗转找到小航生母阿玲在东莞市清溪镇的住址,不愿具名的出租屋房东告诉,自从数日前阿玲跟着几位派出所民警离开后便没再回家。去年12月初,看见阿玲带着一个孩子和一个据称是保姆的20岁年轻女子回到出租屋同居,阿玲带着的那个孩子看上去一脸伤痕。“我看着就觉得可怜啊,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怎么满脸都是伤啊?阿玲还给我看孩子以前的照片,很是乖巧可爱,让人心疼。”房东说,“后来孩子的伤痕明明痊愈了,但几天之后我又看见新的伤痕了”。

当获悉孩子的伤痕是“保姆”涉嫌造成时,房东惊讶地反问:“那个不是保姆吗?怎么会伤害孩子?她们三个同住了几个月呢。”

【进展】

“后母”涉嫌故意伤害

昨天下午,多次联系小航的母亲阿玲,但她拒绝多说。“是孩子的‘后母’打孩子,她也已被警察抓起来了。我很伤心,我不想说太多了,我已经筋疲力尽了。请你不要再打给我了,我不想接受任何帮助,谢谢!”阿玲说。

从东莞市清溪公安分局了解到,“后母”田某目前已被公安部门以涉嫌故意伤害罪逮捕,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致伤谜团

喝“后母”炖汤昏迷?

小航的伤势究竟如何造成?为何“不排除中毒”的可能性?对此,生母与“后母”各执一词。生母说,孩子昏迷前曾喝过“后母”炖的汤;而对于骨折的伤情,“后母”也曾向医生解释,是孩子从床上跳到地下,自己摔伤的。

亲妈阿玲告诉医生,12月26日下午她曾探望见过孩子,当时其状况还是好端端的。当天晚上,“后母”给孩子炖了一锅鸽子汤喝,这是“后母”从未试过的举动。然而孩子喝过汤后,次日凌晨4点就发生了抽筋症状,而且如此重的症状,家人拖延了4个小时才将孩子送到医院检查。

医生还指出,孩子身上另一处重伤是左腿骨骨折,那是两个月前造成的旧伤。据医生引述“后妈”的说法,是孩子从床上跳下来摔伤的。不过,孩子到珠江医院救治时,医生发现该处骨伤的两块骨头已经长出骨痂,无法手术纠正,以后孩子将有“长短腿”的毛病。但昨天致电阿玲求证时,她表示不愿接受采访就匆忙挂掉。

分享到:

“涂书笔记”: 把印刷品文字变成电子文档
《近妹妹》新声优 播出时间公布
致青春——警院深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