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注定我爱你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5:47:52 来源: 衡水信息港

一  次遇见小风的时候他更像个疯子,我在备注里把他挺文雅的名字改的一塌糊涂。说老实话他有一些优点,思维敏捷,言谈聪颖,自他以后我再也没遇见一个能让我把语言发挥到的男人。特别是他会如小尾巴一样一路随着我各个聊天室乱转,让我小小的虚荣感有了些微的满足。  他喜欢喝酒,而我曾经也是个酒鬼,酒无疑成了拉近彼此距离的话题。我们甚至约好有机会要大醉一场,呵呵,那时候的相约确是质朴的无一丝杂念,我想到的只是酒,只是他打过来的速度很快的字,还没有好好想想对面那个人的样子。其实我是个很庸俗的女人,自己样子不咋样,却偏偏喜欢帅哥,样子难看的男人我看一眼就够了,更不会相约喝酒,可是对于小风我是忘了这些的。现在想想,即使他难看的下酒菜不能下咽,我也会和他用语言,很多属于我们认识一年来的默契就酒畅饮,在月光里酩酊大醉。而次看见他的样子我就认定眼前有疯子样不羁语言的男人十分符合我的审美观点,透过他微笑的嘴角我似乎看见了他温暖的灵魂。后来我们一次次谈起次在镜头前看见对方的感觉,他说他的微笑是因为他看见我的大眼睛里满是阳光一样的温暖……遇见只是命中注定。  大多的时候他更像个孩子,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充满幻想的孩子,他不相信世界的丑恶,不愿意与人同流合污,他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爱着,醉着,也幸福着。很多时候他喜欢和我分享他的心事,比如单位里小小的不如意,家庭里小小的快乐和温馨。他也读我的诗,然后做着鬼脸说看不懂,或者提一些不通的意见,让我抓狂。  一个大雨滂沱的夏天,他一定是喝了酒,醉的厉害,他说他要下楼,说要下楼找个车,说要找个车自杀。我简直惊呆了,他在遥远的西方,一千里的距离,我就是有翅膀也不能阻止他现在想做的傻事呀,那时候我只会一件事,一遍遍的打字,一遍遍的呼喊的他的名字,不管他为了什么,不管是酒话还是心里话,我都要阻止他。“小风,别傻,你还有我,生命不是还有意义吗?”这是一句我不该说的话,可我却还是说出了口,良久,他的头像暗淡了,我还是没能阻止他。眼泪在我的眼里热辣辣的,我拼命忍住,可它们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和外面的暴雨一样汹涌。  一整天我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心里乱的象草窝。天快黑的时候我终于下定了决心,与其这样等下去,不如我删除了他,再也不关心他的死活。拉黑他的时候我的心突然就疼了一下,但我还是颤抖着手把他拖进了黑名单,然后在黑名单里删除了他的名字,我闭上眼睛,从此这个温暖过我的人和我再也没有关系了,我的世界还是原来那个淡然的世界,一滴眼泪滑下来,落在我冰凉的手指上……  二    以后的几天我再也没心思上网了,关于他的可怕的消息或者断绝联系自此没了音讯都让我不敢面对那个虚拟的网络世界,我得承认我是个没有承受能力的女人,在小风面前我真的是这样的女人。  终于,我还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才打开电脑,几十条加友信息铺天盖地。“小丫头,你强啊,敢拉黑我?”“快点加我,要不有你好看的!”“求你了,我错了还不成吗,以后俺保证坚决不再和党组织谈条件,原谅一个迷失的人呗!”“心够黑的呀,比我还黑,你就不能关心一下处在水深火热里的革命群众?”“丫头,你要是还不加我,我杀你老窝去,把你窝里的草都烧了,看你怎么过冬……想我一定是笑了,这个家伙还活着,活得欢蹦乱跳的,害的我白难受了好几天,为了报复他我也不能轻易就加了他,那样太便宜了他吧,这也不是我一贯的性格。  点了拒绝,附言里我问,你是人是鬼?还没有一秒钟,他的回答就来了,我是你的疯子,还活着,热乎乎的,不信你摸摸。呸,俺怕脏了俺的手,谁稀罕你这个疯子呀?不稀罕也不成了,赖上了。我在电脑的这头都能看见他一副无赖的嘴脸,小嘴扁扁着,估计还叼着一颗没点着的烟。我说你吸烟呢?他说,邪了哈,你咋知道,你眼睛装了透视?我说要是我这么加了你,以后你再找我寻死,我找谁说理去呀。他迟疑了一下,“小风,别傻了,你还有我,生命不是还有意义吗?加我吧,我有话要对你说。”他的头像在我的视野里亮起来,我们却都沉默着,很久都没有说话。失而复得,我们还是再次在人海里遇见,其实遇见不过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  他点了视频,我没拒绝。他的脸在阳光里,小牙齿绽放了一片银白。丫头,我好好的,别担心。恩,看见了,你够好的,死人估计也不会像你这么笑,你死去活来的为了个啥呀,折腾!呵呵,他笑,酒喝多了,郁闷呗!没啥,以后再也不会了,你别怕。我怕个啥,你下了地狱我也不会陪你,我这样的好孩子要是去,也是一定去天堂。对对,天堂属于你,我不和你抢,但是,100年内,我不批准你去,你要用这些时间陪我聊天……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很残酷,也很糊涂,一个在几天前说要自杀的男人的内心应该有着怎样的伤痛,我不但没有安慰他,反倒要他来哄我,而我竟愚蠢的相信他那么做的理由只是因为喝多了酒。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那天去了医院,因为他经常的在夜里因为心脏的疼痛而惊醒,医生作出的结论是心脏先天性的血管狭窄。而当时他正和老婆闹别扭,不敢告诉她检查结果,就直接在外面找了个小酒馆,喝得大醉,回来想起了我,上网告诉我他要死了,只是酒后他说了心里话,他害怕他的病,所以他想自杀。其实也不过就是想,睡醒了,思维也就清醒了。  我们真的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那一段的时间过的可真快。他上一周班休息一周,日子就在腻和等待之间过得飞快,其实这里要解释一个字,粘,他休息的时候,每天都泡在网上,我们一起去聊天室,一起去唱歌,一起聊关心的事情,几乎形影不离,所以我说他是小尾巴,他说我是小尾巴,我们都说粘。粘,一个多亲密的字眼,只有两个人真正喜欢在一起,才会整天粘在一起。  三  其实我一直在问自己,要不要把我和小风的故事写出来,那些只属于我们之间的默契和相知一写出来是不是就失去了很多只有我们能体会的感动。而他,小风,会同意我写出来吗?我不得而知。是啊,小风,你希望我写出来吗,窗外秋凉阵阵,繁星缄默,它们不肯回答。  这一周小风要上班,我一个人在聊天室挂着,那是秋天里美好的日子,风静静的,洁白的云从窗前飘过,那样安静,那样闲适。一个叫小雪的女人和我问好,她的话让我产生了浓厚的聊天兴趣。“你认识小风吗?”“我认识,经常和他聊天。”“我是他的同学,他和我说起过你,我们聊聊好吗?”我当然不会拒绝,认识小风一年多了,我早就给他画了一幅图像,他在他同学的眼里和我认识的那个小风能吻合吗?也许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欲望,越是对于自己在乎的人,你越想知道他更多,或者你会好奇他在别人的眼里是个什么样子,我就是个这样的人。也许没有这样的欲望,我就不会一直背负着那么重的包袱,以至于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我给小风制造了一次又一次和我亲密的障碍。现在想来,我多么后悔那个美好秋日里的那次长谈……  我们的交谈从对小风的评价开始,我给出的评语只有两个字,单纯,阳光里细致的小白牙,微笑的眼睛,单纯的近乎孩子气的笑容,聪颖诡辩的狡黠的语气,是啊,单纯,不合世事的单纯。小雪说我没有看错,单纯是小风的优点,也是的缺点,正因为单纯,他轻信很多人的话,而这个社会却不都是光明单纯的,太多的世俗让他无法真正的看待那些,他在单位呆的不是很如意,以他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早就应该有所官职,很多次机会都被他一次次放走了。但是他的家庭在小雪的眼里是完美的,他和老婆是同学,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是百分百的好丈夫,好父亲,即使结婚十多年了,他们上街的时候还是会拉着手。我听他说起过家庭,知道他有贤惠的妻,可爱乖巧的女儿,他视她们如掌上明珠,可我真的不知道他还会那么浪漫,多年的夫妻,上街时还能手拉着手真的很让人羡慕。小雪询问我的家庭,其实我和小风他们有很多的相似,都是少年同学,都是两小无猜,都是一样的幸福。也许是被我的幸福感染了,她很久不说话,我抬头看着窗外,一片洁白的云慢悠悠的飘着,我想那个叫小雪的女人也该是幸福的,因为她嫁给了小风。其实她的句问候我已经知道她是谁,她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只是对她说了真话,我希望她真心的相信她的丈夫是这世上少有的好人。我说,如果小风在工作上有什么不开心的我可以试着帮助他开朗,改观,她委婉的拒绝了,她说她自己可以。  其实这次谈话无疑是我对小风妻子的一个交代,我和小风的关系只会止于朋友,或者知己,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都有值得我们深爱的男人和女人,我是个信守诺言的女人。  遇见小风,我如实相告,他笑了,他说我老婆也告诉我了,我回家她就告诉我,尘尘是个善良的女人。我有一刻是那样的感动,但我的心随即就狠狠的酸痛了一下,小风,不管我如何的在乎你,我已经对你的妻子保证了,我会信守我的诺言。我说从此你是我弟弟,我是你姐姐,你有什么不开心,有什么不如意,我都会开导你。他说谢谢你,尘尘。这些不是我们一贯的语言,沉重却那么真诚。  我比小风大两岁,在年龄上我确实是他的姐姐,他却不这么看,他说男人不管比女人小多少,除了没发育好的,不叫男人的男孩才会比女人幼稚,只要是个男人就一定比女人成熟。他一直不同意叫我姐姐,我们以前也讨论过这样的问题,但他一直没有认可,他叫我的乳名,宝宝,而我一直叫他小风。今天我说我是你的姐姐,他没有反对,我和他都明白了一件事,我们不是单独的人,我们还有家庭,也许姐弟这样的称呼更适合我们之间。  四  结婚快十周年的时候我写了篇小小说,追忆曾经的美好爱情,当做给十周年的礼物。小风刚上线就给我发过来一件棉衣,他说这件就是曾经姐夫抱过你的那件,我帮你找回当时的记忆。十三年前,沈城的寒夜,辽大彗星楼前,大雪纷飞,老公正是用一件军大衣把我抱在怀里,告诉我爱着,并在我的耳边许下了今生相伴的誓言。一眨眼,十多载弹指一挥,时间真的如白驹过隙,我们结婚都十周年了。那天,我和小风一直在说我和老公的过去,说初恋的美好,说生活的幸福,说孩子可爱……一直很少言语,几乎一直在做个听客,后来他说,宝宝,你觉得自己真的幸福吗?好多时候我觉得你不幸福,你不要介意我这么说,因为我感觉你不幸福,起码没有你说的那样幸福。你要是幸福,就不会一整天,一整天的上网,也不会写文字写到半夜,只是你不说,所以我不问。我一下子就缄默了,小风,他毕竟是了解我的人。  老公也是个孩子,他喜欢喝酒,他有很多的朋友,他经常在外面喝到很晚才回来,我是个不喜欢说出来的女人,我不对老公说不满,我也不会对小风说我的情况,忍受,默默的!毕竟我爱他,他也爱我。或者该说爱过!很多的无尽长夜,我都是在和文字的交流中等待着他回家的车声,脚步声,我以为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老公既然知道我的感觉不想改,我不会唠叨,而我更不想在别人面前成为一个怨妇,我不喜欢同情的眼光。  给我个机会,我要用我的大衣紧紧抱住你,宝宝,我想温暖你,只想温暖你。  那是小风次这样对我说,他像个真正的男人那样说出了心里话,他应该十分真诚,我毫不怀疑,可是我一万分的不能接受,他有幸福的家庭,而我是从一而终的守旧女人。事实上我们的确都有婚姻和家庭,有一样乖巧的女儿,我们都视她们为生命,有一样在乎的另一半,有一段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情,而且我们延续了那段爱情,把爱情变成了婚姻。  小风,你应该做的不是什么老套的军大衣,你要准备好武器,等我受你姐夫气的时候你替我修理他。我假装调侃着,好使自己不至于太尴尬。宝宝,我准备好了军大衣,而且我只准备了军大衣。他固执起来,随后发过来一个拥抱。看着他张着两手在索取我的拥抱,我的心又一次酸疼,冰冷冷的屏幕,因为他而异常温暖。我没有抱他,我不敢发那样的一张毫无意义的图片,恩,我是怕,怕这样的图片在他心里和我的感觉一样火热,而一场大火会让所有的冷静,责任,承诺成为灰烬。小风,你是火种,我想离你远点,再远点,可我……离不开你了。就这样保持这种朋友的关系吧,我不能失去你,我不敢拥有你……  宝宝,你是为了折磨我而生的吗?为什么你不肯抱我,只是那么一下,其实只要一下……  我沉默了,我任凭头像暗淡下去……  五  许多烦恼,只为当时,一晌留情!  近读人间词话,真的被这一句深深打动,不矫揉,真多情,一语就道破了我所有想说的。  小风的心脏问题应该是天生的,他近经常的感觉不舒服,我心急起来,催他去医院好好检查,他倒有点讳疾忌医,一直拖着。我真的担心,他喜欢喝酒,而且只喝白酒,他的心脏还能承受酒醉的滋味吗?很多次我在梦里惊醒,一身的大汗,他僵直的躺在一片洁白的世界,毫无生气的他,白的像雪花一样的脸孔,生命的温暖全都不在,那样鲜活的热烈的生命寂然着,我在那个寒冷的世界里大声呼喊,大汗淋漓。我是真的在乎他,和在乎我的生命一样。我的一个朋友在北京医院里工作,我希望小风能去北京看看病,当然我更想陪他去,找找熟人,但那只是想,我们都有家庭,我没有理由单独去北京,他也不能自己一个人去北京检查。   共 937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不必急于手术
黑龙江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本文标签: